電商征稅與刷單治理:各行各道
來源:法制日報 2020/07/02 11:22:21 作者:薛 軍
字號:AA+

導讀: 關于電商領域的刷單現象,無論在立法還是在實踐上,都早已引發關注,并且有相應的法律規定。從這個角度看,認為國家現在才意識到刷單的危害性,因此通過電商征稅的方式來治理,似乎是對相關措施的誤讀。

最近電商領域兩件事情引發熱議,而且以一種特定的方式相互聯系了起來。一件事情就是,面對火熱的電商直播,有知情人披露,靚麗的數據中包含了太多的水分,傳統電商中非常猖獗的刷單現象,在直播電商中同樣存在,甚至更加嚴重。另外一件事情就是,有關部門強調要對電商從業者強化稅收征管。有人把這兩件事情聯系起來,認為強化征稅的目的恰恰就是為了打擊刷單之類的數據造假現象。造假者會因此處于一個兩難境地:如果不承認自己刷單,那么可能面臨遠超自己實際經營額度的稅負;如果承認刷單了,那么相關法律上對刷單的制裁措施,正好可以用上。這種說法能夠成立嗎?我們應該如何理解電商領域的這兩個話題?

首先需要明確的是,這兩件事情之間并非一般人所理解得那樣,存在某種必然的因果關系。對電子商務交易征稅的目的顯然不是為了打擊刷單現象。2019年施行的電子商務法第11條,早已經明確了電子商務經營者依法納稅的義務。基于線上線下一致原則的要求,各類市場主體在履行納稅義務的問題上,是公平的。從事線上活動的經營者,不會因為其交易形態的特殊性,而不承擔納稅義務,也不會承擔更重的納稅義務。各類市場主體在納稅義務履行上的平等,是營造公平競爭市場環境的基礎性要求。因此,國家強調加強對電商經營者的稅收征管,其實是落實電子商務法以及相應的稅收征管法律的規定。這是一個基本前提。電商征稅的目的不直接針對所謂的電商刷單行為。

其次關于電商領域的刷單現象,無論在立法還是在實踐上,都早已引發關注,并且有相應的法律規定。電子商務法第17條禁止電子商務經營者以虛構交易、編造用戶評價等方式進行虛假或者引人誤解的商業宣傳,欺騙、誤導消費者。這里所指的虛構交易,就是指刷單行為。刷單行為,可能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可能構成侵害消費者知情權的行為,而專業組織刷單,從中謀取非法利益的人或組織,可能涉嫌構成非法經營罪。可以說,我們已經建立了一套相對嚴密的針對刷單的法律規制體系。從這個角度看,認為國家現在才意識到刷單的危害性,因此通過電商征稅的方式來治理,似乎是對相關措施的誤讀。

那么究竟應該如何理解電商征稅與刷單治理二者之間的關系呢?毫無疑問,首先,必須意識到這二者是不同層次的問題,各自服務于不同的目的。電商征稅的目的不是為了制裁刷單。依法納稅是每一個經營者應當履行的法定義務。有沒有刷單行為,與是否需要履行納稅義務,并無必然聯系。其次,對于刷單的法律治理有多重途徑,需要多方主體來共同參與,各種手段多管齊下,才能營造出一個公平競爭的電子商務交易環境。

當然,我們也不能否認,在針對刷單的諸多治理手段中,強化稅收征管,可能會在一種間接效果的意義上遏制刷單等經營數據造假行為。這是因為,根據電子商務法第28條的規定,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需要向稅收部門報送與納稅有關的交易信息。如果相關的信息是經營者刷出來的,有很大水分,除非經營者自己主動曝光相關數據不是真實的,否則平臺經營者報送給稅收部門的數據就是那些“表面”數據,而相關的數據也就會作為征稅的依據。在這種情況下,進行了刷單等數據造假行為的經營者,就必須要為自己的刷單行為買單了。考慮到這一點,刷單者可能就需要掂量一下自己的數據造假行為在稅收層面上的后果了。但即便如此,也并不表明,刷單者只要交稅了,其刷單行為的性質就獲得了正當性。這仍然是兩個不同層面的問題。相關法律對于從事刷單行為所規定的法律責任,仍然可以得到適用,交稅并不能洗白刷單行為的違法屬性。

有人提出這種情況是否構成某種形態的“重復處罰”?答案毫無疑問是否定的。因為履行納稅義務本身并非處罰,基于當事人交易的表面數據來征稅,是稅收的基本邏輯,因為征稅機構并沒有法定的義務去判斷乃至剔除其中屬于虛構交易的部分。而法律對刷單者所規定的責任更多是從保護消費者以及保護公平競爭的市場秩序的角度入手。電商征稅與刷單治理,在這個意義上是各行其道,互不影響。

(作者系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北京大學電子商務法研究中心主任)

原標題:電商征稅與刷單治理:各行各道

責編:杜文俐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扑克牌背面认牌技巧 陕西11远5玩法 捕鱼娱乐游戏下载 河南福彩快3走势图 陕西快乐十分 股票趋势 重庆百变王牌100期走势图 快乐12直选三最大遗漏 安徽快三跨度走势图 新快三下载安装 江苏体育彩票11选5开奖 买江苏快三的技巧和秘诀 买股票怎么玩 德国赛车pk拾计划软件 汇配资 向上360理财平台 东莞控股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