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割線
電視劇《那些年,我們正年輕》 寸心惟報國
來源:央廣網 2019/10/21 10:18:11
字號:AA+

導讀: 今天,“兩彈一星”精神經由一部電視劇再入觀眾視野,其實是叩問每一個年輕人——和劇中人同齡的你我,當以何許國。

電視劇《那些年,我們正年輕》劇照。

“我的兒子在北京工作。每次他寄信回家,信封上都寫著北京×××信箱。”

“我的女兒近在眼前,但只有組織上清楚我們的關系。這次試驗九死一生,而我只能在她肩頭輕輕一按。”

母親的獨白、父親的內心,它們沒透明地指向什么事,卻又在時間的解密下,把關于青春和使命的真諦都講完了。《那些年,我們正年輕》正在北京衛視播出,行到這兩處時,觀眾很難禁錮住情緒。母親是平凡的中國婦女,她的兒子叫馬朝陽,從北京的大學畢業后,兒子一年到頭見不了幾回,幸好有信可寬慰。那位父親是女兒的直屬上司,女兒跟媽媽姓,叫作向晴,她很優秀,是“五院”能夠信任的青年骨干。但越是明白,父親越擔憂女兒的生死——他們是要為“兩彈一星”筑起永恒根基的人。

馬朝陽、向晴、張利軍、陸若文,電視劇從這四名年輕人講起,把熒屏外青年觀眾的視線拉向他們熟悉又陌生的名詞:三線建設。那是一段共和國無法忘卻的記憶。劇中的專家發愿:“到了那一天,我堅信,走在世界上每一個角落,你都會看到‘中國制造’!”

今天,就是夢想照進現實的“那一天”。

聽一聽,山河歲月里來自父輩祖輩的誓言

“美國人說,中國至少五年內不會有運載核武器的工具,因為美國和蘇聯都用了12年。”電視劇一開始就把觀眾引入了時光隧道。原子彈爆炸成功后,中國將核導彈升空提上日程。為打破外國對中國自主研發核導彈時間的預測,專委會研究決定,要把核導彈研發時間由美蘇預測的十年八載縮短為五年。而會議的最后,一個聲音表態:“三年,我們就用三年時間讓核導彈上天。”歷史記得,聲音的主人叫錢學森。電視劇里,他化身喬院長。

喬院長身旁,目睹女兒犧牲的司令員,最后英年早逝的高占武,為技術窮經皓首的劉連柱以及一眾青年,劇中人或能對號入座,或不能,有名無名的他們,都是中國航天史上有諾必踐的英雄。半個多世紀前,黨中央一聲號召“好人好馬上三線”。一批批學有所長的中青年背上行囊,登上西去的紅色鐵流。從此,祖國的大西南,偏僻的山川河流交錯成一個個番號,許多人隱姓埋名地來,來了就是一生,為新中國的導彈和火箭研發事業 “獻完青春獻子孫”。

該劇制片人鐵佛是四川人,巴蜀大地里隱秘而又偉大的事業,他從年少時就曾感知過。正因為此,鐵佛力主盡可能真實地還原往事,因為“凡真誠的東西,在任何時候都不會不合時宜”。翻開該劇的創作大事記,七年創作征途上,記錄最多的就是一個“實”字:搶救式實地采訪了事件親歷者,到“兩彈一星”研究基地之一的綿陽實地取景,在鄧稼先工作過的防空洞實景拍攝,在曾生產榴彈炮的工廠舊址實景搭建劇里的軍工廠;甚至,為了重現當年導彈與火箭發射的過程,劇組還從中國檔案館、八一電影制片廠、中央廣播電視總臺甚至國防科工委資料館等處購買真實影像資料的版權。

當時間早已揭開 “三線建設”的秘密,《那些年,我們正年輕》抓牢一個“實”,只是為了給今天的年輕觀眾鑿通歷史的回音壁,讓他們聽聽山河歲月里來自父輩、祖輩的血色誓言。

劇中的喬院長說:“我們的火箭不僅可以裝原子彈、裝氫彈,還可以送人造衛星上天,送宇宙飛船上太空。用我們的所學造福人類,這是我們搞航空的人最大的心愿。”他們念茲在茲的,不止于和平的話語權,不止有10年、20年、30年國力的強盛,而是牽掛著整個人類的福祉——一代代中國科學家的情懷與初心,概莫如外。

問一問,今天的時代需要我們以何許國

劇集前半段有個主角名為“DF2”,它為整個“五院”心頭所系,也被敵特分子覬覦,年輕兒女還為了它誓言“導彈不成功,絕不談戀愛”。但劇中卻曝光了它首次發射后發動機起火失敗墜地的鏡頭。為什么?

答案寫在紀錄片 《軍功記憶——航天 60年》里。“DF2”指代“東風二號”,它是中國獨立自行研制的第一種彈道導彈。事故的直接原因在于初始設計上的重大失誤,但收獲是中國自己走完了一個導彈系統工程研制的全過程。

電視劇不僅復刻歷史答案,還試圖給出富有時代內涵的闡釋:當中國人甩開“拐杖”,開始獨立規劃航天發展路徑時,失敗固然痛苦,可每一次失敗都是中國航天事業歸零糾錯的新開端。

為了每個新開端都更上層樓,劇中,擅長管理的張利軍一度被調離研究一線,去廠里培訓新進的技術員,雖然他需要與親密的戰友、核心的研究暫時分離;為更合理地配置資源、開展工作,一雙雙搞技術的手也紛紛下田鋤地、自給自足,雖然知識分子偶爾會糾結;為了按照科學的節奏推進研究,為把基地從一所大軍營建設發展為一座真正的科學城,“五院”許多人需要脫下軍裝換工裝,雖然第一個取下肩章的便是惟愿戎裝一生的高占武……

“心有大我,至誠報國”,電視劇里并沒有哪句臺詞如此直抒胸臆,但誰都能從劇中人的一次次選擇、蛻變里讀懂“一寸赤心惟報國”的畫外音。在新中國最艱難的歲月,數十載飲冰,熱血難涼,老一輩科學家給出了他們的時代答卷。

張利軍的扮演者楊爍回憶,出品人馬中駿遞來劇本時,自己正腰病纏身,只能躺在地板上。他跟父親講,給我說說爺爺奶奶的事情吧,父親卻把他攙到樓下遛彎,指著天上說:每顆星星都是一個人。當所有人的青春一齊閃耀,我們的天空星河璀璨。劇里,他有段臺詞讓人好像看到了那滿天星光。張利軍說:“我們大老遠跑到窮山溝里為什么?不是‘報效祖國,奉獻青春’背口號……也許有那么一天,我們都老了,但在‘中國制造’四個字上,我們能看到自己的汗水,自己的夢想年華。”

山以險峻成其巍峨,海以奔涌成其壯闊。錢學森、鄧稼先、郭永懷等“兩彈一星”元勛已為后人樹起精神豐碑。今天,“兩彈一星”精神經由一部電視劇再入觀眾視野,其實是叩問每一個年輕人——和劇中人同齡的你我,當以何許國。

原標題:電視劇《那些年,我們正年輕》 寸心惟報國

責編:譚瑩瑩 (如涉版權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扑克牌背面认牌技巧 股票配资平台推荐找恒瑞行配资负责 004百家乐送体验金 加拿大快乐8和值 彩票计划网 山东群英会交流群 红牡丹配资 上海时时乐彩票平台 极速时时彩开奖历史 炒股秘籍 河北福利彩票排列五走势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五开奖号码 中承配资 排列7奖金多少 海南4 1玩法 网络炒股平台 如何网上炒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