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微信成為用戶和社會的“大尾巴”
來源:人民日報 2019/02/25 10:46:52 作者:于立生
字號:AA+

導讀: 且不說相關案例中,泄密對象為“群友”;單是利用微信傳遞工作信息行為本身,就是存在一定安全風險系數的。而除卻濫用微信等即時通訊工具所導致的信息過載、泄密等負面現象;另一種負面現象,則發生在微信和其他即時通訊工具或社交APP的服務商之間。

2月22日的《人民日報》報道了多地公務員微信辦公導致泄密被處分的案例,蓋因違反了《保守國家秘密法》第48條第7款——不得“在互聯網及其他公共信息網絡或者未采取保密措施的有線和無線通信中傳遞國家秘密”的規定;并提出應對措施:“原則上不提倡使用微信辦公,因工作需要組建的工作群,交流內容應嚴格限定為周知性的一般信息,禁止傳播一切國家秘密和工作秘密。”

若以傳媒學者麥克盧漢“媒介即信息”的觀點來審視,我們所身處的信息社會,儼然已是微信社會。據“微信之父”張小龍年初表示,截至去年9月,微信月活躍賬戶已達10.8億人;目前微信是用戶數最多、使用時間最長、打開頻次最高、涉及面最廣的即時通訊工具。連一度享有“圍觀改變中國”之譽的新浪微博都望塵莫及。論起對用戶日常生活、工作的滲透程度之深,確實再也沒有哪種即時通訊工具可以與之相比了。

但凡事要作兩面觀。利用微信傳遞信息如此之易,卻也滋生了工具濫用、過度社交、信息泛濫等種種負面現象。信息過載,儼然已成這個社會的明顯表征。時見媒體爆出的企業員工吐槽不耐轉發朋友圈的工作要求之煩;或者基層公務員、村社干部反映被要求加的工作群太多疲于應付,導致工作“脫實向虛”;以及近日教育部“禁止通過微信群、QQ群布置作業”的消息引發廣泛共鳴,都是例證。而使用微信辦公導致泄密案件的逐年遞增,同樣反映出工作中過于倚賴微信之弊,同樣需要扭轉糾偏。

且不說相關案例中,泄密對象為“群友”;單是利用微信傳遞工作信息行為本身,就是存在一定安全風險系數的。據南洋理工大學互聯網專業博士后朱聰表示:在經SSL加密情況下,數據傳輸過程中雖不會被他人竊聽或篡改;但消息在服務器上卻是要“留痕”的。亦即邏輯上,服務器方,只要想看,就有能力看。這也正是《保守國家秘密法》禁止利用微信傳遞國家秘密的原因。那么,商業機密的傳遞之于企業呢?隱私信息的傳遞之于個人呢?

而除卻濫用微信等即時通訊工具所導致的信息過載、泄密等負面現象;另一種負面現象,則發生在微信和其他即時通訊工具或社交APP的服務商之間。無論去年4月持續至今的封禁抖音,還是今年1月的封禁馬桶MT、多閃、聊天寶等3款社交APP,微信都招致涉嫌壟斷的詬病。這也反映出微信自身“人格分裂式”的悖論。

如果稍作回溯,誰都知道,作為第一代即時通訊工具的代表:QQ,那是免費提供給用戶使用,如做基礎設施的鋪設,之后服務商再憑借附著其上的增值服務盈利的。這樣的商業模式,在即時通訊工具的代際更迭中,依然得到了沿襲。無論微博,還是微信,都無不如此。

微信作為企業產品,企業在提供給用戶的過程中,當然無不可避免會有商業上的訴求,甚至和他方發生利益沖突時,天然的會有胳膊肘往里拐的傾向。這本也是可以理解的。但另一方面,鑒于微信用戶基數之龐大,高達10.8億人,微信的使用,深度滲透到用戶的日常生活及工作中,微信業已發展為一龐然大物式的超級平臺;而所提供的服務,也因之具有了基礎性準公共服務的屬性。包括騰訊掌門人馬化騰自己都說:“以互聯網為基礎的數字平臺,正越來越凸顯出基礎設施的特性”、“我們的定位,就是提供水電的服務。”而作為平臺,又當恪守利益超然的中立立場;基礎性準公共服務的提供,亦應遵循開放性、普惠性的原則。那么,不由分說對其他服務商的出品進行封禁,“生殺予奪”全憑一己之念,那就不僅帶有支配性的權力行使特征,而且,毫無疑問,還是橫暴的。

社會學家費孝通曾總結出權力的四種類型,其中兩種分別為橫暴權力、同意權力,前者傾向沖突,后者偏重合作。而在一個契約為本的商業社會,能為公眾所認同的,也就只能是建立于契約基礎上的同意權力。也就是說,對其他服務商的出品,微信也不是決然不可封禁,比如對存在明顯安全性能缺陷的產品,當然可以封禁;但是,封禁的前提,是相關封禁條款在微信服務協議中早有公示,并預先作了合理性、必要性論證;而封禁行為發生,也得及時作關于封禁依據的解釋說明,以免不教而誅。而對于無涉違反微信服務協議的產品,那就應不論其背景(是否為競爭對手或潛在競爭對手出品),一律采取“門戶開放”態度。如果相關產品是和微信作同向度的競爭,那么顯然“蚍蜉撼大樹”,絲毫構不成對微信的威脅;而如作差異化競爭,那和微信其實就是互補關系,本質上并無沖突;能否存活下來,逐步贏得市場,決定權得掌握在用戶手上,而不是由微信越俎代庖,作排他性的替代選擇。基于一己之私、狹隘心態,對其他服務商的出品不由分說進行封禁,不僅有悖于互聯互通、共享共治的互聯網精神,而且只會起到抑制競爭、抑制創新的負面作用,最終有損于社會公共利益。“大樹底下,寸草不生”的荒涼景象,絕不是公眾所期望的。

正如古圣賢荀子所說:“君子性非異也,而善假于物也”。任何工具,包括微信、微博之類即時通訊工具,都是為人所利用的,而不能夠反客為主,令人受到它的羈累。無論是對微信的過度倚賴、濫用,之于用戶個人所造成的信息過載、泄密等負面效應;還是微信借助其超級平臺的支配性地位,封禁其他服務商出品,之于社會所造成的抑制競爭、抑制創新負面效應,都應引起人們的充分反思和警惕。微信之于用戶和社會,都不能成為成語“尾大不掉”中那條滯重的“大尾巴”!

原標題:警惕微信成為用戶和社會的“大尾巴”

責編:杜文俐 如涉版權請聯系我們 轉載請注明海疆在線)
分享
扑克牌背面认牌技巧 快3助手图表精灵下载 股票配资怎么做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新疆11选5怎样用 深证成指 最好的股票配资平台电话 山西十一选五遗漏 p2p网络借贷理财平台 秒速时时彩有没办法赢 浙江省2004体彩6+1 全球股市行情实时行 河北快3走试 最安全理财平台前10位 云南十一选五分析软件下载 期货配资ˉ杨方配资开户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果